杂文精选

> 短篇美文 > 杂文精选 > 正文

五十年后

时间:2019-03-31  阅读:451  作者:墨未浓
      上世纪五十年代,北京市大规模拆除古城墙、古牌坊、古牌楼等历史建筑,时任北京市城市建设委员会副主任的梁思成先生坚决反对,在多次劝阻无效的情况下,悲愤地对时任北京市委书记兼市长的彭真同志说:“五十年后将证明我是对的。”五十年后,铁的事实证明,梁先生不但正确,而且很有远见。
      令人遗憾的是,老北京的前车之覆,并没有成为后车之鉴。时下,类似老北京当年的悲剧,依旧在各地上演。仔细琢磨一下,如果说五十年前是缺少远见,五十年后则是权力诟病:
      权力一任性,决策准带病。有的官员用起权力,由着性子来,权力一旦任性,就什么话都敢说,什么态都敢表:“谁影响XXX地发展一阵子,我就影响谁一辈子!”“在这件事上,必须和X委保持一致!不换思想就换人!”……在这种权力的“威慑”下,一批批具有历史价值的老建筑、古街巷、名人故居等,被以城市开发建设的名义,被拆除扒掉,然后建起一座座千篇一律的高楼大厦。有些地方还把地处黄金地段的文化馆、文化宫、体育场、电影院、戏剧院,以白菜价“卖”给了开发商。
      一个人手中握有一定权力,情绪就不再属于自己。动一分感情,须保持十分冷静。虚幻虽远在天边,现实却近在咫尺。在虚幻与现实之间,只有保持清醒头脑,拍板决策才能有恒。系统工程,才能承前启后。发展建设,才能有可持续性。
      这犹如一场田径接力赛跑,单靠哪一届政府、哪一个个人,不可能独立完成。本届既要跑好自己这一棒,又能确保继任者接好下一棒。让自己走得清楚,让别人接得明白,才能为长远发展,谋好篇,布好局。
      权力一集中,民主就落空。领导班子一旦家长式作风严重,民主成了冠冕堂皇的政治符号,集中就成了写在墙上的宣传标语。权力一旦集中在一个人手里,一把手的态度就成了民主决策的风向标。明知应该重点保护,也不顾专家、学者阻止和民众反对,想拆就拆,说扒就扒。
      还有些人充当“临时工”角色,缺乏长远打算。动不动就拍胸脯说大话,拍脑门儿说胡话,拍桌子说狠话。当发现决策失误,赶紧拍屁股走人,把“脏屁股”留给下一任。
民主一旦不复存在,决策就会失去科学性。决策失去科学性,价值观就会动摇。价值观动摇,信仰就会缺失。拍板决策必然缺少科学研判,经不起历史检验。
      做事,给自己留点空白,才能给真理留出时间,给未来留出空间,由后人来填补和完善,我们的事业才有希望和未来。
      权力一滥用,制度就没用。大量事实证明,当一个人权力至高无上时,他就是一个制度破坏者,搞杀鸡取卵式开发,本届班子留下的巨额债务,几届班子都还不完。有一个乡,二十年来,因各项指标“突出”,先后产生两位县长。二十年后,新任领导发现,乡政府高利贷已达1700多万元,倾全乡之力也还不起。乡领导天天被百余债主围追堵截,机关被迫关门。政府院里扔得满地垃圾污物,大门上粪便臭气熏天,墙上、门上写满“欠债还钱”等红色大字。
      五十年后是经过缜密思维的权力慎用,是集体决策的智慧结晶,是依法行政的严谨态度,是功不在我的高尚品格。如能将其纳入干部考核评价体系,就一定能够有效防范权力滥用。 (墨未浓/文)

相关专题:权力 五十 证明

赞(76
猜你喜欢

阅读感言

欢迎评论,感谢支持!
文章推荐
深度阅读
短文短篇心情短文精美短文短文摘抄英语美文青年文摘读者文摘杂文精选短篇小说短篇故事 关于痛苦的文章努力散文随笔伤感奉献日记漂亮文章美丽温柔的诗句有关沉默的故事关爱日志信心句子短文经典理想美文